Talent is luck. The important thing in life is courage. - Woody Allen

專題

可謂風範,杜可風

Hong Kong

杜可風,非常好的中文名,兼顧了含義和音調,特別襯他的攝影,這是他的中文老師給他起的,一個他曾經暗戀過的30歲女教師,當時杜可風20歲出頭,碰到了摁下他生命按鈕的女人。

從小生活在女人堆裏,甚至還是4個妹妹的大哥。對于女孩子最初的記憶就和電影有關-電影院就是摸黑親熱女孩子的地方,是一個聽起來非常杜可風,非常王家衛的故事開頭。事實上,杜可風所有的男性朋友都是同性戀,這是他自己說的,他熱愛女性,熱愛和她們談戀愛,總是哭著醉著趕到片場工作。

他說:“ 女人比男人深。”最欣賞5個女人:張曼玉、舒淇、鞏俐、章子怡、周迅。對于沒有很好的劇本寫給成熟後的張曼玉,他認爲是那些編劇的失職,讓我們無法繼續享受美人成熟後的魅力。對于舒淇則是覺得惋惜,如果舒淇的英語可以很好,那麽她本可以成爲現在的章子怡。

他認可勤奮厭惡懶惰,陳國富曾說杜可風是完美的標杆,符合他的一切要求:“ 快、精力旺盛,本土攝影師的能量連他的一半都不到,對他唯一的顧慮就是5年後10年後可能就背不動攝影機了 ”。旺盛的精力、快速完成任務的能力,還有肩扛30多公斤攝影機的手持拍攝風格,就是杜可風工作時的風景,有時可能會加一項:跳舞,當他忘我地攝影時,別人清楚地看到他扛著沈重的攝影機跳著舞拍攝。

這就是杜可風的工作方式,在王家衛的鼓勵下,他磨出了所謂的[杜可風風格],《重慶森林》和《花樣年華》被認爲是他風格的極致體現。對于他的影像風格,他自己這樣解釋:“ 在我看來,光可以形成詩意的空間 ”。他天生就有這樣的眼睛,遊走于酒吧之間就找到了自己的風格,而不是通過練習、聽歌、畫畫等方式。他的風格就來自香港:“ 一個空間的精神就來自它的節奏,作爲攝影師,所做的就是給一個空間適合它的顔色。”

電影《重慶森林》和《花樣年華》劇照

“我34才開始拍電影,但是從前的歲月,今天回首再看毫不荒廢。你曆經世事,蹲過班房,這才是人生,是你的資本。如果沒有這些,這跟你用什麽鏡頭毫無關系。” 他18歲離家,跑過船,幹過鑽油台工人,黨國牧牛人,甚至還在泰國學過中醫。曾經因爲一個華人侮辱性的一句話差點要了對方的命,也因爲失戀哭到睡著,還會因爲宿醉遲到帶著愧疚一頓狂拍,及時完成工作。

但是對于電影,其實他從來都不在乎。和王家衛連拍8年只是因爲對方是好朋友,在一起不無聊,從來沒想過賺錢或者創作的問題。崔健找他拍電影也是立刻就答應,崔健是他在中國的第一個朋友,這就夠了,劇本或者概念一概不問。

這就是杜可風,話語影壇最受歡迎的攝影師,香港攝影師的風範。

 

專題

Hong Kong

Posted

專題

Hong Kong

Posted

專題

Japan

Posted